2020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聚焦中华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中华
台军上将神秘撞山?蔡英文造势害死的……
发布时间:2020-1-6

周五(2日),台湾“空军”一架UH-60M黑鹰直升机撞山坠毁,台军“参谋总长”沈一鸣等多名将领遇难。相信只要关心一点点新闻的人都知道了。

事实的总体梗概已经大致清楚,但事件背后隐藏的一系列台湾军政秘密,却非常值得深度挖掘披露。

我们大致按时间、逻辑的顺序,由浅及深,逐一破解。

1【“参谋总长”要去哪?】

作为军队行动而不是私人活动,比坠机本身更值得好奇的,其实是这架飞机的预定行程是哪里?做什么?

作为“参谋总长”,沈一鸣此行的目的地,是“台湾空军”位于宜兰东澳的雷达站,编制上称之为“空军第一雷达分队”。

这个雷达站修建于2004年,增建的背景是当时解放军海“空军”已经开始出远海岛链训练,台军感到原先稳妥的、解放军兵力所难及的东侧太平洋方向也有了“威胁”。

雷达站修建在海拔800米高的东澳岭头,“俯瞰太平洋滨”(“国军”空军军歌歌词),地理位置险要,视野良好。

站点所配备的雷达,是台湾2002年之后陆续购买的美国洛马公司的AN/FPS-117、TPS-117远程监视雷达各一部,对典型中高空目标的探测距离大于330公里。

据守台湾东北部,东澳岭雷达站负责监视台湾东北部、北部(包括钓鱼岛海域在内)外海方向的空情状况。

固定部署的FPS-117

台湾一共购入了7部固定部署的FPS-117和4部机动型(天线较小、性能较低)的TPS-117,连同其他5部保留的老旧雷达,组建起13个防空雷达分队。

可以说,东澳岭雷达站就是“台湾空军”的7个基干雷达站点之一,被称之为“东台湾之眼”。

机动型的TPS-117

2011年9月,“台湾空军” 2架F-5战机在执行夜间侦照练习时,就齐齐撞到了雷达站下方50米处的山腰,3名飞行员遇难。

虽然在战时,这个雷达站必然第一时间成为反雷达导弹的摧毁对象,但在平时也就是现在,却在台海局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因为最近几年,解放军空军越来越频繁地对台湾进行“绕飞”的远海长航演练。因此台军各雷达站的战备预警,无疑成为台军备战工作的重中之重。

从东海和南海两个方向,解放军空军派出包括轰-6K轰炸机、运-8/9电战机、图-154电子侦察机、空警系列预警机和苏-35、歼-11、歼-10等各型战斗机击机组成的编队,飞翔在太平洋方向,俯瞰着宝岛。

东澳岭雷达站的第一雷达分队,负责整个台湾东北方向的空情监测,是台军对解放军北部绕飞机群的第一道预警,也就是所谓的“一切尽在掌握”的凭借。

这个雷达分队全年无休,保持战备,加上今年的春节和元旦相隔时间又不到一个月,“参谋总长”在新年元旦过后第二天视察、慰问这个关键雷达站,也是体现了台军对东部方向空情探测的重视。

2【“参谋总长”为啥要坐直升机?】

重视细节是我阅读新闻的习惯。

1月2日消息一爆出,我先是关注到直升机失事。通常来说,像台湾这样面积不大的岛屿省份,出行需要动用直升机,那不是上高山(台湾有海拔达4000米的高山)就是下海岛了。

然后就留意了一下新闻里提及的沈一鸣一行的目的地:宜兰东澳。

这不由得拍案,这一点距离,坐什么直升机啊!

宜兰被称之为“台北后花园”,虽然有山脉相隔,但2006年长13公里的雪山隧道打通后,北宜高速公路已经通车直抵达苏澳。

而到2018年春节前,10公里的苏澳东澳段也以隧道穿过东澳岭,直抵东澳。

从台北市出发,抵达苏澳,全程不过80公里,仅需一个小时。即使再加上上山的盘山路约15公里,总共一个半小时约90分钟便可抵达。

而从直升机早上7点54分起飞、约8点22坠毁,以23分钟只飞了约三分之一距离来计算,直升机也需要飞大约75分钟,时间几乎相差无几。

那为什么还要坐直升机呢?又吵又不够安全。坐车走高速,三、四部车就能解决,又稳又舒服。

雷达站明明就有直升机坪(写着H字母的三角,国际通用航标)

我最早在网上提出这个观点,并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广泛引用、传播。

后来,根据进一步披露的行程单,还能发现进一步的问题。

“黑鹰”并不是直接飞向有直升机坪的雷达站山头,而是大费周章,先飞到附近的苏澳“海军”军港(“中正基地”),降落。

然后再转乘汽车,开车上山(盘山路是开得最慢的一段),全程也需要90分钟、一个半小时。

按原定计划,7点50出发,9点20才到。而在雷达站停留的时间只有短短30分钟。

这点时间只能握手、寒暄、形式上听个汇报、下个指示、发个红包(台军称加菜金)、合影、拜拜。

随后便是9点50坐汽车下山,回到苏澳军港,再坐直升机返回台北,赶回去吃中午饭。

这样的行程安排实在是不可思议,无论是路线、时间、行程还是内容,是既费周折、又效率低低。

究竟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安排呢?

有人说,雪山隧道容易堵车,有人说,台湾道路交通事故率也很高。当然还有人说,“空军”出身的沈一鸣就是爱坐飞机显摆嘛。

但这些因素加起来,还不足以完全解释如此折腾的原因。

沈一鸣原是90年代时“台湾空军”从法国引进幻影2000战斗机的首席种子教官

3【搭直升机意味着什么?】

台军历史上已经出过两起高级将领搭乘直升机失事造成重大伤亡的事故。

1974年12月27日,台“陆军”在施行“昌平演习”过程中,“陆军司令”于豪章上将等多位将校军官搭乘“陆军”UH-1H直升机前往视察演习。

途中天候恶劣,致两架UH-1H直升机坠毁于桃园杨梅、观音地区,造成“陆军”政战主任、第一军团司令、第十军长等13名将校死亡。原内定接掌“参谋总长”的于豪章下半身瘫痪,结果换郝柏村接任“陆军司令”。

1990年,台军林隆献空军中将率领18人,在搭机前往嘉义勘查“建安四号工程”途中,遇天候不佳大雨倾盆,座机坠落于东势乡程海村的农田中,18人全部死亡。

注意,这两起事故都不是因为飞机本身机械故障,而是因为气象原因。

直升机受气象条件影响较大,风险率较高,这是客观事实。作为试飞员出身的沈一鸣,也很清楚这一点。

4【查新闻,2日早上全台湾有如下活动】

继续在新闻中寻找细节,很快就能发现。

1月2日尽管是一个普通的周四,但也是2020年第一个工作日。

民进党却规划在这第一天上班的早上,全党总动员,全台候选人同步在早上7点30分,展开“台湾要赢,全台站出来”同步“站路口”拜票活动。

届时,民进党各选区候选人、全体党公职人员,一早就要在全台300多处街头路口,尤其是在上班族通勤的重要交通要道出现,跟选民拜托、催票。

在台湾选举当中,这不是什么稀奇新鲜事,很多地方选区候选人,平时早晚班也都会跑到地铁站出入口,展开拜票活动。

但民进党在300多个地点一起全体出动,这对交通的影响就很大了。

工作日一大早就跑出来堵塞交通,民进党这也是够啦。

更重要的是,蔡英文、赖清德也分别会在台北和新北街头拜票,“展现民进党团结气势”。

《联合报》称,这次蔡英文亲自上阵,到街头为地方“立委”路口拜票,是台湾选举史上的“创举”。

蔡英文则表示,希望民进党在“立委选举”中也能赢,让她未来“执政”有强大支持。

事前的新闻报道说,蔡英文将在小巨蛋前,向往来行人、车辆“街头定点拜票”。

报道还称,特勤单位会安排安保力量进行管制,制高点也并安排狙击手。

但又有其他新闻报道指出,为了安全考虑,蔡英文届时将站在防弹扫街车上,扫街一圈,在防弹玻璃后方向民众挥手致意。

各方消息莫衷一是,这些细节蔡英文办公室、台特勤机构应该也未与台湾军方沟通。

由于牵涉到特勤中心的维安工作考量,因此细节多不愿多透露,不过维安的规格也确定全面升级。

外人也不知道蔡英文会弄出什么花招(事后证明,蔡英文其实只是跑到“小巨蛋”现场晃悠了10分钟)。

但可以推断,在民进党如此全台规模、已经预先张扬的阵仗面前,沈一鸣的办公室干脆决定,为了市内不堵车、雪隧不堵车、宜兰不堵车(宜兰苏澳有一段为非高速),调动直升机,飞!

另外,作为“空军”出身的总长,乘坐“空军”的直升机,去视察“空军”的雷达站似乎更适合一点,这是军种的面子问题。

宜兰苏澳有一段为非高速,需行经过苏澳镇

当然,至于为什么明明雷达站有停机坪,就是不直接飞过去,硬要飞到山下的“海军”基地,然后换乘汽车慢吞吞拐上山,这里就又有一个微妙之处了,后面细说。

5【直升机具体是怎么撞山的?因为缺少一件设备】

这架战术编号为933的UH-60M,掉在了乌来与坪林之间的山区。

但资料显示,这架直升机2018年7月20日交机,服役才一年半,飞行时间仅有376小时,无重大故障记录,可以说直升机大概率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对岸网民也习惯性地掀起了“是不是大陆的阴谋”这样的无端猜测。

目前事故初步的调查也显示,90%排除机械问题,80%排除下沉气流。

台湾运输安全调查机构“飞安会”负责人杨宏智表示,失事飞机的黑匣子已判读完成,初判直升机动力系统没问题,直升机是直接撞山。

现场坠机残骸照片显示,这架UH-60M的机头和机身舱室已经完全变形,几乎看不出轮廓,可见撞击之猛烈,绝非最初所说的“迫降”。

虽然起飞时,当天台湾总体天气条件良好,气温不低,平均风力三级,最大阵风四级,也没有下雨,仅山区云量偏多。

但从后来坠机后搜救现场的照片来看,当地山区弥漫着大雾,一直到当地消防队的搜救人员,到中午步行进入坠机现场后,都未散去。

这场大雾也给后续救援带来了困难,搜救直升机无法确认地面情况。因此当天的新闻一会儿变来变去的。

可以判断,当时这架UH-60M,应该是在迷雾中降低高度,迷航后撞上了山体,从而导致坠毁。

UH-60M作为新一代的“黑鹰”,最大的改进就是配备先进的数字航电系统,理应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

“黑鹰”的正常价格是2000多万美元之间。但是由于台湾从美国购买武器装备,从来都是“凯子军购”,价格高昂,任由痛宰,台湾购入一架成本能到近5000万美元。

为了省钱,台湾的“黑鹰”直升机只有部分配备了气象雷达。因为这个雷达一部就要800多万美元(也是翻倍要价)。

直升机最后一次联络前16分钟的气象雷达回波图,从图中看当时局部有云雾存在

1995年11月5日,台“空军”就曾在类似的地点发生过一次坠机事件。当时一架从松山机场起飞的S-70C,坠毁在了台岛最东端的三貂角附近。

而当年那架直升机就是在地面战管的引导下飞进了云层,但由于地面人员无法了解现场的云雾变化,最终引发了坠机事件。

解放军的“黑鹰”,配备气象雷达、地形告警设备

但早在上世纪80年代,解放军陆航部队从美国购买的24架S-70C-2早期型“黑鹰”,就明确要求装备气象雷达,从而解决在山区和高原飞行的需求。

后来新研制的直升机,也普遍标配了气象雷达和地形跟踪告警设备,极为重视复杂气象和复杂地形条件下的飞行需求。

解放军的“黑鹰”,配备气象雷达、地形告警设备,适宜在青藏高原的险峻山区飞行

遍地是山的台军却因为美国要价昂贵,以翻倍的单价买了基础配置、“丐版”的新型“黑鹰”。

另外,飞行员的盲目大意的失误因素也不可小视。

也就不到一年前的2018年2月5日,分配到台湾内政部门空勤总队一架“黑鹰”直升机执行病患后送任务,在兰屿外海发生空难,机上6人全部遇难、失踪。

报告指出,事故原因是在夜间、风向不定的状况下,直升机未使用适当起飞模式起飞,起飞过程中亦未能维持安全的爬升姿态及速度。

当遭遇乱流时,未能实时判读高度及速度变化,而实行正确的修正操作,并可能伴随有空间迷向现象。

最后在低高度状况下,推机头改正过低的空速时,因未注意当时高度,且使用过当的马力及俯角,致造成航机于可操控状态下坠海。

调查显示,除了气象因素,也与机组成员对事故当时飞航环境之威胁管理、状况警觉及沟通决策能力不够充分,且对航机系统了解程度不足有关。

总之,这次“黑鹰”又在地形复杂的山区遭遇局部大雾,加之飞行员判断失误,就酿成了这起事故。

6【为什么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活了下来】

如此看来,“黑鹰”失事的全过程是这样的:

早晨7点54分,直升机从台北松山机场起飞,以约3000英尺(914米)高度飞行。

资料图:失事的933号“黑鹰”

机上人员与地面最后一句话是,报告天气状况云高3000~5000尺,并未提及任何机务状况。

接着在8点6分左右就在雷达上消失。8点20分,乌来山区居民听闻有飞机坠毁的巨大响声。

飞机保持在1000米飞行高度,未想到,撞上了标高约1100米的山头。

最后,机上8死5伤,有位中将军衔的“次长”活了下来。不少喜爱阴谋论的人,又杜撰了许许多多的机上故事。

其实,从机上成员生还情况来看,完全符合较猛烈撞山的事故情形,以及直升机本身的构造特点。

通常情况下,直升机发生空中故障,失去动力,或旋翼系统事故,会导致快速坠地,也就是“硬着陆”。这个硬着陆的意思可以理解为硬扛,直升机成员利用直升机本身的抗坠毁能力获得幸存的机会。

目前很多军用直升机注重抗坠毁能力,通过对机体各结构进行吸能抗坠设计,能够提升了生存概率。

当然,这也不是万能的,发生事故往往也还死伤惨重。

而从“黑鹰”直升机的构造来看,机舱侧面舱门可以大幅打开,除了平时用于上下、装货,其实设计之初的目的,是安排机枪手对地射击扫射、观察地面所用的。

可推拉的舱门,也正是全机身的一个构造薄弱点。

机上成员,正面的机组成员遇难,坐在前排宽敞位置的“参谋总长”沈一鸣等,因为机舱结构损毁严重,也被挤压遇难。

而唯有坐在最后一排的几位,因为正处于较坚固机身结构的包围当中,受到的撞击较小,生存概率要高得多。

不仅坐在这里的中将毫发未伤,同排的台军“军闻社”女记者还第一时间通过手机发出求救信号。

其实在民航固定翼客机的事故当中,后排的生存概率也是明显较高的。

这是一个“用得上”的知识点。

7【台湾“三军”又要斗一轮了】

以传统来看,台湾的“陆军”、“海军”、“空军”三个军种,从来为了部门利益明争暗斗。为了搞平衡,在三军之上的“防长”“总长”等总部关键位置,不得不祭出军种轮替的惯例。

如台军最近三任“参谋总长”,就分别是“陆军”出身的邱国正(现任“国安局长”)、“海军”出身的李喜明(现已退伍),以及2019年7月1日接任的“空军”出身的沈一鸣。

沈一鸣原是90年代时“台湾空军”从法国引进幻影2000战斗机的首席种子教官

各军种出身的军头,在力撑自己军种的同时,往往还要小心翼翼地搞一点平衡,以免授人把柄。

沈一鸣是“国军”95年历史上殉职的最高将领与官阶——上将军衔,“参谋总长”

这次沈一鸣的行程,在动用“空军”直升机、力撑自己的“空军”雷达站的同时,还得先假惺惺地先跑到山下的“海军”军港转一圈,打个招呼,不直接飞到山顶,里面就有这样的安排。

刘志斌原是90年代时台湾“海军”从法国引进拉斐特护卫舰首舰康定舰的舰长

但沈一鸣死了,最开心的莫过于排名第一的“参谋副长”,“海军”出身并且做过蔡英文首任侍卫长的刘志斌了。

现在刘志斌已经代理“参谋总长”位置,只待转正。

当然,岛内也普遍认为,刘志斌资历略浅,去年6月一度接棒“参谋总长”声浪极高,现任“海军司令”的黄曙光也是可能人选之一。

总之,沈一鸣之死,意外提前推动新一轮“军种轮替”,“海军”有希望成为最大赢家。

【总结】

力撑自己军种春节慰问作秀赶时间、不想堵车躲开民进党造势行程、被痛宰买飞机舍不得配雷达、飞行员判断失误在浓雾中迷航,一连串的因素加起来,造成了台军历史上又一起重大事故。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台湾11号选举,相关造势活动一直要闹到10号,其中还会有各种政治操作,希望两岸民众擦亮双眼,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6953613